花街二十七號:文壇教母葛楚•史坦、愛麗絲與畢卡索、海明威、懷海德的巴黎歲月 回上頁
150*150
編號: 13100187
分類: 傳記
售價: 380 元
特價: 361 元
特價期限: 2018-12-31
產 品 簡 介
•這裡是天才冒險的起點、創作者造夢的樂園
•未成名作家拜見文藝前輩的起點,成名藝術家爭吵結怨不相往來的終點
•文壇教母葛楚•史坦明星光環最強大的半自傳書寫
•大師馬諦斯、畢卡索、海明威、費茲傑羅永難忘懷的新手時代

【內容簡介】:
巴黎左岸最壯麗的藝文風景,她是創作者期盼的文學同伴、
中肯的反對黨、指引風潮的先行者。

海明威在《流動的饗宴》記錄她的知名沙龍,伍迪•艾倫在電影
《午夜巴黎》還原文藝人士往來的場景──這裡是巴黎「花街二十七號」,
也是葛楚•史坦與愛麗絲.B.托克勒斯的家。葛楚•史坦寫作、收藏畫作,
說過海明威是「失落的一代」,還有一句「玫瑰就是玫瑰就是玫瑰就是玫瑰」
的名言。在本書,她相守四十年的伴侶愛麗絲寫道:一生只遇過三位天才,
就是葛楚•史坦、畢卡索與懷海德。

畢卡索、馬諦斯、海明威、盧梭、紀堯姆……這些後世看來高不可攀的大師,
都相繼湧入「花街二十七號」,看葛楚•史坦收藏的畫、聽她評論別人的畫,
和愛麗絲聊聊天、抱怨生活、抱怨女人,哀嘆評論家沒有眼光,
順道白吃一頓美味晚餐。這裡是所有未成名作家拜見文藝前輩的起點,
成名藝術家爭吵結怨不相往來的終點。海明威曾在《流動的饗宴》
如此描寫:「那裡就像是頂尖美術館裡最棒的陳列室,有座大壁爐,
非常溫暖舒適,她們提供美味的食物和茶,以及用紫李、黃李,或野生覆盆子
製成的酒。氣味芬芳、無色的酒裝在雕花玻璃壺中倒進小玻璃杯待客,
無論是大馬士革李酒、黃香李酒,還是覆盆子酒,嘗起來都帶有果實的味道,
在舌上轉化為克制的火,溫暖你的身體,打開了你的話匣子。」

葛楚.史坦成為推動二十世紀藝術文化的重要力量,她是所有創作者的朋友,
也是鞭策他們的前輩,更是文學與藝術流派前進的推手。她化身伴侶愛麗絲
寫下本書,記錄了大師的創作路:花街二十七號是創作者的家,
也是天才啟發天才、創作者相伴作夢的樂園,盛大的文藝風景即將由此誕生。

【作者簡介】:
葛楚•史坦Gertrude Stein,美國作家與詩人,一八七四年出生於賓州,
年幼時舉家遷到歐洲,旅居維也納和巴黎,後回到美國,定居加州舊金山。
一八九二年因父母相繼過世,葛楚和姊姊搬到巴爾的摩與親戚同住,
不久便進入瑞克里夫學院就讀,畢業後又進入約翰o霍普金斯醫學院就讀。
一九○二年,葛楚先去佛羅倫斯找哥哥,一九○三年兩人定居巴黎,
就此展開她在巴黎與藝文圈的緊密連繫。定居巴黎期間,
葛楚•史坦與哥哥購買了高更、塞尚、雷諾瓦、畢卡索與馬諦斯的作品,
也因此結識不少畫家、收藏家;畢卡索並畫下她的肖像。葛楚•史坦
自己也寫作,她的住所「花街27號」吸引了知名創作者聚集,每週六晚間
成為藝術家、批評家、書店老闆、作家的固定聚會場所。

一九○七年,愛麗絲.B.托克勒斯(Alice B. Toklas,1877-1967)來到巴黎,
她與葛楚•史坦結識,此後相守一生,兩人的故事多次改編為戲劇上演。
愛麗絲也寫作,包括法式料理書《愛麗絲的食譜》(The Alice B. Toklas Cook Book)、
自傳《 What Is Remembered》。本書即是葛楚•史坦以愛麗絲的口吻,
記錄她們在歐洲生活的經歷。

葛楚與愛麗絲於一次大戰期間加入美國援助法國傷兵基金會,
並到佩皮尼昂與尼姆的醫院服務,此後兩人還成立了出版社。
透過美國小說家舍伍德的介紹,葛楚與海明威相識,名句「失落的一代」
大為流傳。海明威在《流動的饗宴》一書,清楚的描繪了花街27號的氛圍,
以及他眼中的葛楚.史坦:「她的性格中有種特質:倘若她想爭取某人的支持,
那麼誰也抗拒不了,那些認識她且見過她藏畫的評論家儘管看不懂,
卻毫無保留地信賴她的作品,正是因為他們對她這個人的熱愛,
因為他們信任她的判斷力。」

葛楚•史坦創作領域包括小說、詩、劇本等,著作包括
《三個女人的一生》(Three Lives)、《美國人的形成》
(The Making of Americans)、《地理與劇本》(Geography and Plays)、
《我所見過的戰爭》(Wars I Have Seen)等多部作品,
她最有名的詩句是「玫瑰就是玫瑰就是玫瑰就是玫瑰」。

譯者:黃意然
出品:麥田
Top